您的位置:txt之家 > 武侠修真 > 射雕之江湖 > 正文 第 二百七十三章 无题

《射雕之江湖》正文 第 二百七十三章 无题

    &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岳子然!”

    欧阳锋与裘千丈异口同声。

    与裘千丈对视了一眼,欧阳锋心中暗暗想到,莫非当日在一灯处,岳小子功夫突飞猛进便是这小无相功的功劳?如此说来,这门功夫与《九阴真经》也不遑多让,还可据以运使各家各派武功,自己若得到的话绝对会如虎添翼的。

    耕叔缓缓地摇了摇头,自己也颇觉绝不可思议的说:“是一叫穆念慈的小姑娘。”

    “是她!”欧阳锋有捶胸挠头的冲动。

    当初他在临安外牛家村曾见过穆念慈使用“九阴白骨爪”,但当时他被全真七子所纠缠,再追寻时,穆念慈已经被郭靖骑着小红马,快马加鞭的送到洛川身边了。

    奴娘和裘千丈却从曾注yì过穆念慈,因此有些怀疑。“她怎么得到《小无相功》的?当初唐公子失去踪迹时,怕那小姑娘还没有出生吧?”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而让我更害怕的是……”

    耕叔话未说晚,就被奴娘打断了:“害怕她是从丐帮或摘星楼得到的?”

    耕叔没有否认。

    “啪”,奴娘怒哼一声,一巴掌将桌面拍凹了下去。

    “洪七公,洛川现在都在嘉兴城,我倒要当面问问他们,这小无相功究jìng从何处得来的。”奴娘怒道。

    耕叔将碗筷都收拾干净了,说道:“我本有此意,但当日却在镖局外遇见了江雨寒,只能暂shí罢手。”

    “四时江雨与洛川仇怨甚深。你担心什么?莫非他还与你为敌不成?”

    奴娘不解。

    “你当真以为江雨寒仇恨洛川?”耕叔反问一句。

    “难道不是?”

    耕叔摇了摇头。说道:“洛水与洛川姐妹情深。怎可能让她徒弟日后去寻她姐姐报仇?”

    “洛川又是洛水唯一的亲人,江雨寒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他若当真仇恨洛川的话,当年就不会在洛川出手后,手下留情,昨日就更不会阻挠我了。”耕叔缓缓说道。

    “此话怎讲?”奴娘疑惑的问。

    “洛川的长春不老功昨日到返老还童的时间了。”

    “当真?”事关重大,奴娘再次确认一声。

    “当真。”

    “天助我等,你还怕什么?你我联手,现在便去寻他们。又有欧阳先生帮忙,纵然为唐公子报不了仇,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们,正好,我们也可以揭开丐帮和洛川的真实面目。”

    奴娘心下大喜。

    昨日全真七子与黄药师的冲突被岳子然解了围,她正苦于没有法子找岳子然麻烦,好浑水摸鱼为裘千丈报仇呢,没想到刚瞌睡耕叔便送来了枕头。

    耕叔来找奴娘正有此意,当下应了。

    欧阳锋虽然身上有伤还未彻底痊愈,但若有便宜可捡的话。怎么会放过,当下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卖对方一个人情,点头答应帮忙。

    四人当即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匆匆的走进雨幕中,直奔镖局而来。

    ……

    外面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屋内却安静异常。

    岳子然醒来的时候,黄蓉还挤在他怀里熟睡,他们俩昨夜又是“秉烛夜谈”了。

    皙白的肌肤暴露在岳子然面前,顺着胸口望下去,还可以看到被挤压变形的小兔子,他的手就在那片柔软中。

    想到昨晚睡的太迟,岳子然没有打扰小萝莉,仰着头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黄姑娘的魅力让他再也把持不住。

    岳子然发现他愈加喜欢与黄姑娘这样的闺房之乐了。

    黄蓉被岳子然毛手毛脚给惊醒了,她趴在岳子然怀里,嘟哝一声:“什么时辰了?”

    “还早吧。”岳子然看了一眼窗外,“还在下雨,也看不出是几时来。”

    “你昨晚怎么又没回自己房间?”黄蓉迷糊的嗔怒道。

    虽说俩人已经胡闹惯了,但黄蓉自认为自己还是有矜持的,只是某人太可恶罢了。

    岳子然笑了:“这就是我房间。昨晚你是羊入虎口。”

    黄蓉闻言咬住他胸口的肌肉,嘟哝的又要睡过去,却被岳子然在胸口的恶手给惊扰了。

    “让我再睡会儿。”黄姑娘撒娇。

    “好。”尽兴的岳子然下了床,将被子与黄姑娘遮盖严实了。

    “天有些冷了。”岳子然推开窗呼了一口新鲜空气,一阵凉意扑面而来,怕屋内温度降下来,他又关上了。

    “是吗?”黄蓉闭着眼嘟哝了一句,“那你穿上那件白色裘袍吧,我早从箱底拿出来让人洗过了。”

    岳子然依言取出来,穿到自己身上,只是上miàn的绶带,腰带以及连襟颇为繁琐,有些还在身后才能系上。以前这些都是黄蓉帮他打理的,现在自己系却是有些为难了。

    黄蓉迷糊中半天不闻岳子然的声音,好奇的睁开眼睛,见他手忙脚乱的样子,顿时笑了。

    “过来,我给你系上。”黄蓉招了招手。

    岳子然走过去,黄蓉半仰起身子,帮他系上,身上的贴身衣服滑落,露出了雪白的肩头,让回过头来的岳子然忍不住的伸手摸了一下。

    “去。”黄蓉随手拍落他的手掌,让他拿过桌上放着的纶巾,为他扎起了那些散落的头发。

    “这些琐事都不会,真不知道你以前怎么生活的。”说罢,黄蓉拍了拍岳子然的背,示意已经扎好了。

    “以前长了我就自己直接削断了。”岳子然说。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黄蓉教xùn他,“怎么能自己削断呢。”

    岳子然没有辩驳,这是《孝经.开宗明》中的一句,黄药师性格怪异,却一生最敬佩孝子,黄蓉有这样的认识并不意外。

    黄蓉让岳子然转过身,打量一番,颇感满意。

    “我比之潘安如何?”岳子然得yì。

    “差不离了。”黄蓉违背良心说了一句,事实上岳子然的容貌并不出众,倒是气质加了不少分。

    “我出去了。”

    岳子然见黄蓉慵懒的样子,忍不住上去啃了她几口,才信步走出了房门。

    穆念慈恰好站在对面的屋檐下赏雨,见了岳子然志得yì满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嘴巴擦干净了吗?”

    “什么?”岳子然下意识的去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问:“脸上有什么吗?”

    “你现在就像一只成功偷腥的猫。”穆念慈忍不住的笑。

    岳子然明白她在说什么了,仰头看了一下天空,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偷腥的猫,光明正大的很,倒是你们,整天打趣蓉儿,让我受了不少苦头。”

    穆念慈歪着脑袋看岳子然,看了半天才说道:“脸皮真厚,还真是不拘小节啊,你们俩个快点成亲得了。”

    岳子然故作高深的说道:“天xià未定,怎能成家?”

    穆念慈“扑哧”一声笑了。

    “出去转转,顺便用下早饭?”岳子然问,他看下人忙碌的样子,知道天色已经不早了。

    “好啊。”穆念慈答应一声。

    穆念慈穿着白色氅衣,与岳子然俩人各自打着油纸伞,转过后院的影壁,走到前院,踩着水迹,脚背沾湿几许,走到了镖局大门前。

    刚推开大门,岳子然赫然看见,门外宽阔的青石板街道上,正站着五位熟悉的身影。(。)

    PS:感谢都交出来、木雨熙曦两位童鞋的打赏,情节若有疏漏和不合理之处,还请各位指正。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