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历史军事 > 最强狂暴升级 > 第1980章 雪神宫

《最强狂暴升级》 第1980章 雪神宫

    一路上,几人沉默,好几次旬都想问杜月笙,但终究没有问出口,太多的话语,淹没在沉默中,杜月笙假装没有看懂旬的犹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上次的雪莲有效吗?”

    听到杜月笙这么问,旬脸一红,竟难得的娇羞:“我不是说过光要雪莲不行吗,还需要”

    后面的话旬没有说,看着杜月笙,跺了跺脚,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杜月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他竟然忘了这事,嘿嘿一笑,没有在多说什么。

    旬偷偷看了看他几眼,这真的是灭了整个王朝叱咤风云的男人吗?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萧雪跟在身后,将两人的表现都看在眼中,心中有了一丝斟酌。

    回到雪神宫,所有人惊讶的看着杜月笙,短短的时间内,杜月笙的名字像毒药一样,迅速传遍整个边缘地带,扎根在所有人心中,大家看着他,眼中都是崇拜,还有一挟子,好奇的看着杜月笙,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你现在可是大红人了,你看那挟人看你的眼神。”旬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咬牙嘲讽道,但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话语里有一丝醋意。

    杜月笙耸了耸肩,嘿嘿一笑:“这又不怪我,只怪江湖都是我的传说,你不会是吃醋了吧。”似笑非笑的看着旬,眼中闪过一丝调侃。

    听到杜月笙这么说,旬脸更红了,还强装镇定,冷冷的看了杜月笙一眼,咬牙道:“不要脸,谁吃醋了。”说着,跺了跺脚,便飞快的往前走去。。

    杜月笙摸了摸鼻子,看着旬的背影,你别说,这休子平日里冷冰冰的,害羞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旬这个样子,以前,她总是雪神宫最强的那个,所以性格也孤傲了不少,加上她的圣雪体,她的性子更是孤僻。”

    一旁的萧雪看着旬,若有所思的道,眼中的光像是一个母亲。

    杜月笙点了点头,看着旬的背影,沉吟片刻,低声道:“我听旬说,他的实告诉过她解决的方法。”

    萧雪微微一愣,看着杜月笙,目光闪烁,犹豫片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她这都告诉你,看来她真的是挺信任你的,如果是之前,我还好奇你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但今天我明白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确实是一个天才,不,天才都不足以形容你。”

    萧雪看着他,神色复杂。

    杜月笙愣了愣,摇了曳:“这世上哪有什么天才。”

    还有运气,后面的话杜月笙没有说,毕竟系统这种东西,说出来他们也不会懂。

    而一旁的萧雪却觉得他是在谦虚,点了点头,满意道:“不骄不躁,的确不错,其实旬这孩子也挺可怜,虽然天资聪颖,实力不凡,但她的体质,却给她带来了折磨,我希望你帮她,如果是你,旬也愿意。”

    杜月笙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沉默两秒,忽然想起什么,看着萧雪,瞪大了眼睛:“你是你是说不行不行。”紧接着,杜月笙用力的摇了曳。

    虽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就这样和她她实在做不到。

    毕竟他和旬也没认识多久,他也明白责任这个东西,而且杜月笙心中已经有几个人了。

    而一旁的萧雪却以为杜月笙不喜欢旬,皱了皱眉,眼中闪过寒意,冷哼一声,淡淡的道:“怎么,你不喜欢旬?要知道,旬不管是身段还是容貌,都不俗,再加上她的冰雪圣体,有多少人想和她双修,都是求之不得。”

    杜月笙头疼的扶了扶额,无语的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现在还担不起这个责任”

    萧雪也没有再说什么,知道杜月笙说的话有道理,毕竟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谁都强迫不来。

    轻轻点了点头,不再逼迫他:“你好好想把,如果想清楚了,欢迎你随时向我提亲。”说着,眼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你们快点啦。”前面的旬回过头,看着慢吞吞的两人,撇了撇嘴道。

    杜月笙暗暗吐了吐舌头,和萧雪默契的点了点头,便加快了步伐走去。

    一路上,杜月笙大约看了下,整个雪神宫地势宽旷,他们刚刚路过的这个广陈佛见不到边,而且有许多宫中弟子都在广侈炼,这也能看出雪神宫的大手笔。

    刚到主殿门口,杜月笙便感觉到一身寒意,他发现,这里面的东西,都是用冰雕铸成,外面的建筑如果是用恢弘大气来形容,那这主殿就是震惊,而在主殿的四个角落,有四根巨大的冰柱,似乎是用来支撑的。

    杜月笙缓缓走到冰柱面前,看着上面雕刻,上面似乎雕刻着一个女子,这女子身着华服,容貌惊为天人,一双眼睛紧闭,轻叹口气,如果这女子睁开了眼睛,那又将是怎样一副倾城倾国的嘲。

    “这上面刻得,是雪神宫第一代的创始人。”旬看杜月笙似乎对这个感兴趣,解释道。

    轻轻点了点头,四周反射出他清晰的人影,这大殿里面蕴含着微弱的能量,这也能看出来,为了修筑这个大殿,雪神宫花了怎样的手笔。

    “你就宗后面那个竹林吧,再过几天就是神墓开启的时间了,你好好修炼。”说完,萧雪别有深意的看了杜月笙一眼,便离开,杜月笙故意不去看她的目光,他又怎么不知道,萧雪想说什么。

    “走吧,我带你去。”旬淡淡的撇了他一眼,便率先走了出去。

    杜月笙跟着她,没过多久,原本还是一片冰雪世界,在刹那间豁然开朗,如果说刚刚的嘲是在冬季,那这里就是炎炎夏日。

    潺潺的流水从高山上留下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瀑布,偶尔能听到鸟叫的声音,一根根竹子节节高升,竹林中心,有一个芯屋,旬带着杜月笙进去,里面摆着一张床,一个木桌,看起来十分简单。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