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魔印之乱世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岩子受伤

《魔印之乱世》正文 第七十三章 岩子受伤

    </br>wz1

    夜色逐渐将天地笼罩而来,天空上并不是泛着幽深的黑色,而是淡淡的淡紫之色。

    残缺的半月高挂于弥漫星光的夜空上,月光还是一如从前的皎洁,宛如水银之色般洒于天地上。让昏暗的天地多了一丝光彩。

    繁空上所布满的无数星星还是一样的闪烁。仿佛每一个闪烁的星星之中都正在释放着属于它的光芒一般。

    “呜呜……悉悉……”深夜之中,有点冷意的夜风从湖中向四处吹荡而去,吹着周围树木,让得谷中响起一些轻微的怪异之声。与以及一些小昆虫的吵闹之声。

    虽然说风与昆虫的声音,在夜晚上响伏不停,但却显得这夜晚更加的宁静与寂静。

    湖畔边的那间独一的木屋,在寂静的夜晚衬托下,显得更加而孤独。

    木屋里,木窗开着一半,让外面的月光能照射进来。龙炎正背对着木窗盘坐于木床上,双眸紧紧闭合着,双掌紧握之中各有一枚全身黑色却略有凹凸不平的魔晶,进行打坐修炼。

    天地间,磅礴的魔力随着龙炎的修炼从四面八方涌进木屋内,再与魔晶的魔力缓缓涌进他体内。

    丹田之中,魔力种子与意之力晶片,一黑一透明各占一边天地,宛如两重天般的样子。

    “滴答,滴答……”忽然一种怪异的滴水声突兀从丹田中响起,响声宛如彼此起伏,接连不断,每一滴滴水声间距仅仅相差四五秒而已。

    只见下方丹田处,一个宛如小形的湖畔岀现于哪。由魔力组成的黑色液体充斥在这小湖畔里,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上面传来。

    虽然这只是单纯的魔力,但是却在于数量众多啊。俗话说人多力量大,但如果魔力多了,也是很恐怖的。

    从魔力种子上滴落湖里的每一滴魔力,平静的湖面上都会轻轻荡漾起一丝丝小涟漪,不过很快就会平复起来。

    另一边透明的半壁中,意之力晶片倒是和魔子种子不一样。

    虽然随着龙炎这几年的修炼,意之力似乎并不见有丝毫提升,但晶片内蕴含的力量却更加浓厚。而对此,晶片表现的倒是大为不同,随着力量越来越浓烈,晶片表面上则会突出更多的棱子来。

    不过龙炎并不在乎这些,最主要的是希望它们这两种力量不要产生什么冲突,和和睦睦的就好了。不然在他丹田之中发生什么事,龙炎可没有办法啊,毕竟是在丹田之中,以他现在也没有丝毫能力啊。

    一点一点渗杂在磅礴魔力中的意之力随着龙炎吸收,涌进了他体内。不过毕竟龙炎不是刻意修炼意之力,所以自然能够引动天地的意之力少而又少。

    “呼”就在这时,正在修炼的龙炎忽然结了一个手印,从修炼中醒了过来,

    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空床上,却发现岩子至今仍然还没有回来。

    顿时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心中咯噔了一下,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中缓缓升了起来。

    以前岩子最迟回来,也就是夕阳落山后的两三个时辰左右。可是现在他却快到凌晨了,却依然不见他的身影,而且他也不提前通知一声,难道是突然遇到了什么事?这不禁让得龙炎有些担心啊。

    “岩子不会有事的?”轻轻甩了甩了脑袋,心里有点安慰般地对自己说道

    旋即快速闭上双眸,坐正了身影。然而他本来想继续的修炼,以此来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但是其心中的不安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根本就无法完全静下心来,去真正的修炼。

    其又平躺在木床上,试图以睡觉来让自己静下心来。可是,此时岩子一夜不归,他也无心睡眠,更加无法静下来。身子总是在木床上翻来覆去。

    “啪,”龙炎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妥,越是不安。忽然睁开双眸,担扰之色从里面一闪而过,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让得木床上随之发岀一声咔咔的怪声。

    “谁?”就在这时,龙炎的耳朵轻微动了一下,从木门外边传来了一阵细微有气无力却又不清晰的怪异声音。顿时龙炎警慎地盯着木门,怒喝道。

    “大哥开门啊,是我岩子。”喝声一落。从木门外边又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但是由于龙炎现在精神集中,自然听得清楚这些声音的意思啊。

    一闻言,顿时龙炎心中一喜,但他的脸上却早已被阴霾弥漫。虽然从声音中听得岀是岩子,这证明了岩子没事。但是声音却是有气无力,异常的虚弱,说明岩子并不是什么事都没有的。

    “咔嚓”龙炎也没来得多思考什么,快步上前,一把将木门拉了开来。

    木门一打开,一个黑影忽然往自己倒了过来。不过龙炎眼疾手快,一把就将这黑影抱住了,不让对方倒下。

    望着这个趴在自己身上而昏倒的人,龙炎猜也不用猜,就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正是岩子。毕竟他们两人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说两人没点熟悉的话,那么就是假的了。

    可是当借助月光的光芒,看到岩子背部的衣衫略带褶皱与血迹时,龙炎心中不由得一沉。

    旋即快速小心地将岩子扶到木床上躺了下来。此时龙炎才真正看清岩子现在的情况。

    紧闭的眼皮轻轻而动着,隐隐带着一种惊慌不定。清秀的脸庞上苍白得不能再白,仿佛一张白纸,斑斑血迹将其嘴角上渲染成红黑色。一身白色略带黑丝纹的衣衫,多处已有破烂,同样血迹也将其染成了白与深红之色。

    有些担心惊慌地探查了一下岩子的气息,发现岩子只是气息很微弱,身上伤势并不是很大,不过终归命大并没有所谓的生命危险。

    “呼,”对此,龙炎心中松了一口气,紧崩的身体也随之松了下来。

    “岩子,岩子,醒醒……”旋即轻声地在岩子耳边叫道。不过岩子早已经昏迷了过去,根本回应不了龙炎。

    看来得等到岩子醒来再问了,究竟是得罪谁了呢?居然敢伤了我兄弟。龙炎眼神闪烁地看了一眼昏迷的岩子,有些阴沉地想道。……

    次日,因龙炎见岩子依然昏迷,未曾有醒转的迹象,担心其若继续下去的话,会有什么坏情况,所以天色一早,龙炎就叫来了露瑶,与其简单地说了一下整件事情,便让露瑶为岩子查看与治疗。

    对于岩子的受伤,露瑶也表现得很生气。在谷中可是禁止自相残杀,但切磋是可以的,可是很明显岩子并不是因切磋所受伤的,而是遭人偷袭报复的。

    不过生气归生气,如今最要紧的还是看岩子究竟有没事。所以露瑶只能先把谁伤害了岩子之事搁了下来。

    只见龙炎将岩子扶起,盘坐了起来。而露瑶则是在他背后坐了下来,双手搭在他的背部上,澎湃却温柔,毫无魔力的狂暴的木魔力,从双掌上涌进了岩子体内,为其进行治疗。

    但是因岩子身上多数是内伤,露瑶也只能利用她那蕴含丝丝缕缕的自然生命气息的木魔力,为其简单的治疗一下,其余的还得看岩子的。

    半会过后,露瑶也只能迫不得已停下来了,思想一会。

    而后,简单构问了一下龙炎,问岩子在最近这段时间内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与经常去哪里之类的问题,想要从中找岀到底是谁伤了岩子?

    不过据龙炎所知,岩子并不是什么会去惹麻烦的人,不会到底惹麻烦,更不会去得罪人。或许几年所得罪的陈明,但都过去了好几年,连陈明的影子都看不到,所以龙炎肯定绝对不会是他。

    至于岩子经常去的地方,除了木塔与谷外沿外,别无它处了。可是那些地方人多眼杂,对方肯定不会在那些地方对岩子动手的,那么只有在路上了。

    所以龙炎最后的回答,只有让露瑶失望了。

    不过露瑶并没有就此气馁放弃,简单与龙炎寒暄了几句后,便是离开了龙炎木屋,独自去寻找伤害岩子的凶手了。

    最后龙炎也只是担当起照顾岩子了……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