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水浒大寨主 > 正文 第328章 官吏两重天

《水浒大寨主》正文 第328章 官吏两重天

    却说那日傍晚,知县差人唤宋江过府。只当是有急事要吩咐,宋江就奔回县衙。他却不知,早在此前,郓城县知县就得了济州知州钧令,说有上差从东海搜得的花石,所定路线,要过本处州县,着令各县派官吏一路护送,不得有误。

    “不仅是我着难,还是他人苦事!”想起此事,宋江满脸悲情,点头问道:“几位可听说过花石纲?”

    宋清在旁接口道:“花石纲?哥哥若说这个,哪个不知?此等劳民伤财的祸事,早就让人耳烦心恨!”

    宋江放下酒杯,忧心忡忡道:“说起这花石纲此等祸事,便是由蔡京开始。当初他为迎奉上意,取江浙奇异花石,十船为一纲,水运至东京汴梁,取名花石纲,进奉官家,遂得了偌大好处。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乃成祸国之举。”

    王伦也是听了许贯中说,最近有花石纲到,不想这就遇见,于是用心听宋江讲完。

    “因是当今官家酷喜奇花异石,朝中那些个官宦,见识了个中妙处,自是上行下效。杭州建造作局,苏州立应奉局,正经事不干,只为搜罗奇花异木,嶙峋美石。此事不仅盛行南地,如今却要路过济州!”

    这花石纲晁盖也听过,冷笑道:“哪里还分甚南北西东?那些个狗官面目,为讨欢心,可是挖空了心思!这些个奸贼,四下搜寻石木,有看中的,不论大小,莫管高矮,是在险山绝壑也好,深藏滔水激流也罢,都不计民力,千方百计也要搬运!”

    “他们为得奇石,莫说凿山铲林,便是破屋坏墙,践田毁墓,也是不顾!我曾听说,但凡谁家有些雅物,哪怕只一木一石﹑一花一草可供玩赏,即派人以黄纸封贴了,成供奉官家之物。稍有不满,就以好大罪名处置!”

    此时,宋江又道:“更可恨的是,有些差官、兵士乘机敲诈勒索,胡作非为不下千百次。被征花石的人家,一个不小心,就要倾家荡产,卖儿卖女,到处逃难。”

    说这话时,宋江又不经意的看了下王伦,好似有意将自己与别的官差区别开来。“小弟时常感叹,因这花石纲,使得天下人心生怨,民不聊生,其流毒州县甚矣!”

    这时,晁盖听出话头来,问道:“贤弟,你莫不是被派去押送这花石纲去了吧?”

    宋江一手遮住脸面,羞惭道:“晁兄说得不错,知县大人派我所为,正是此事,现今提起,实在惭愧!”

    晁盖忍不住道:“这等惹怨生恨的差事,如何能做得?”宋清也看向宋江,看神色,俱是这般意思。

    “哎……若不是我去,换了他人怕不又有人遭难!”宋江又叹气道。

    听了这番话,晁盖倒是对宋江更是钦佩,这等挺身而出,急人之难,真丈夫也!

    酒桌上王伦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他虽然不是以貌取人,但是对于宋江早有成见,一句话也是不信的。至于为何来见宋江,只不过是名人效应使然,想一睹为快罢了!

    宋江还要言语,外间的随从却来催促。“押司!花石纲已经快到城外了!”

    县令要陪同钦差,这城中的秩序却要宋江维持,他不敢怠慢,急忙起身。“晁大哥!王……王兄弟!职事在身,不能多陪了,待宋某回来再行招待!”

    说着,宋江又对宋清道:“四郎!替我好好招呼几位兄弟!”

    王伦看着宋江离去的背影,心中好笑!如此热衷朝廷之事,却还说什么倾心江湖!

    却说郓城花石纲这一路人马,好生浩荡。但见:

    一伍仪仗,两列护卫。旗幡招摇,现七色彩绣;锣鼓敲打,闻五音乐声。喧喧嚣嚣哄叫起,嘈嘈杂杂嘶喊传。解差呵斥,无情水火棍高举;衙兵责骂,冷森刑罚鞭猛甩。役民苦力拉拽,乡夫奋身拥推。

    随行许多官员,大多着青穿绿,也有几个绯衣蓝服,这些人群星一般拱围着两人,十分殷勤。为首的这两位,乃是此行上差,甚是风光。

    这二人,一个姓唐名恪,恩荫入仕。官家见他有些才学,提拔为起居舍人;另一位更了不得,乃是蔡太师家的公子,得官家宠信,赐给进士出身,今贴职枢密直学士。

    在东南,途听东海有巨石,色作霞紫,状若蒸云,甚是奇异。就不辞辛苦去搜得了,差人加急报知官家。当今天子大喜,御笔亲书“东来紫气兆瑞石”,下旨沿途州府护送瑞石至汴京。

    即是瑞石,又得官家御封,不敢轻忽。拆墙铺路,践田扩道,只为护石。一路人马过了几处乡县村落,吃喝拉撒诸多事情,也都吩咐地方来办,州府皆不敢怠慢,民众都是叫苦。

    这且不说,那些随行的官员们,圣人的文章自都是饱读过几年的,也能做出些颂德的诗赋来。此行既为官家分忧,便有些夸功自耀之言,也难免要自谋些浮利。看人家有些个书画雅物,中了心意,便想带去了自把玩。只是言语弯弯绕绕,若是遇着个愚笨的,要费一番脑筋琢磨。

    论起这等本事,还是要属随行的兵差。官员们自矜身份,比不得兵差来的爽利。看上了什么,直接开口,有心思的,就道此物当归官家有,哪个敢不给;直心肠的,便说为官家办差事,还不该得些辛苦钱,也是索要去了。你若稍不如他意,就请吃好一顿鞭打。

    夺拿抢要一番,仍旧上路。得了好处的,自是喜笑颜开,手脚慢的难免生气。左右不是同僚就是上官,不好得罪,便把火气撒在役民乡夫身上来。

    这郓城县的差役,平时给宋江帮闲的唐牛儿也在,不知怎地惹恼了京城的大人,被几个军健追打。

    宋江赶来时,正好遇见。实在摸不过面子,宋江就上前来,仗义道:“这帮闲如何得罪了军爷,遭这般毒打!”

    那几位军健,看宋江是文官打扮,倒是不敢放肆。

    蔡攸的管事,眼高于顶,见了宋江出头,便道:“这厮一身汗臭,将钦差的洁面清水撞翻,却不该打!”

    唐牛儿得罪了大官,自是害怕,见了宋江为自己出头也心存感激。“押司,且叫打吧!不疼!”他却怕要是不被打,说不得要被人暗地扔下水。

    蔡攸、唐恪见宋江样貌不凡,只当是哪一处州府的贵官,于是笑着问道:“敢问这位是哪里的大人?”

    宋江见两位钦差竟然问询自己,先是一喜,随即装作无事的样子。“不敢相瞒上差,小人宋江,只是郓城县第一名押司!”

    “呷……宋公明你在这装什么大头蒜!”郓城县令见宋江多管闲事,出言训斥。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