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水浒大寨主 > 第332章 当面不识真仙

《水浒大寨主》 第332章 当面不识真仙

    王伦想了想,问公孙胜道:“那请问道长,人常说观其表知其里,观其形识其人。不知这观人之术可有要诀?”

    “看阁下早就成竹在胸,却来考我!”公孙胜笑了,说出一番道理。

    大道至简,要诀之一:大事验本领,细节看性情。要诀之二:衣着显经历,言语透精神。要诀之三:饮食起居藏大道,喜怒哀乐见真人。总则:有形不如有神,有骨不如有气。

    要诀容易掌握,难就难在这个总则的把握上。

    公孙一番高论令广惠、马灵有醍醐灌顶之感。

    马灵冲着公孙胜一礼,张口道:“受教了!”这眼前道人却是比他有才学。

    见广惠两个一副崇拜神情,王伦转头又问公孙胜,说道:“观人之术确实高妙,不过道长可知其中的变通之道吗?”原来王伦也是有心得的人。

    三国时候有一个著名人物刘劭,字孔才,是魏国人,陈留太守,曾作《人物志》三卷,分《九征》、《体别》、《流业》、《材理》、《材能》、《利害》、《接识》、《英雄》、《八观》、《七缪》、《效难》、《释争》等十二篇。

    在书中,刘劭根据阴阳五行生成说,类推出五德,即木骨(弘毅)、金筋(勇敢)、火气(文理)、土肌(贞固)、水血(通微),并在此基础上把人的性格分为十二种,对每一种性格的总体特征及其优缺点予以界说。

    《人物志》里说人的言行和内心往往不一致:“轻诺似烈而寡信,多易似能而无效,进锐似精而去速,诃者似察而事烦,诈施似惠而无终,面从似忠而退违。此似是而非者也。亦有似非而是者:有大权似奸而有功,大智似愚而内明,博爱似虚而实厚,正言似奸而情忠。非天下之至精,孰能得其实也?”

    凡选材,不但要“观人“,更要“验事“。观人是看一个人的言行,但是一个人的言行往往不足以反映他的整体状况,还必须要“验事“,就是看他过去都做了些什么,取得了什么成就,在哪些方面表现出了自己的才华。这样才可以避免错误,风险比较小一些。

    公孙胜本还要对答,可是转念一想,怕表现太过显得自大,于是玩笑着说道:“贫道这些微末术术,道教各位笑话了!”

    说完,公孙胜一拂衣袖,正色问王伦说道:“我道家有一位清月教主陈真人,不知阁下可有听闻?”

    公孙胜自有一番打算,要找位英雄合伙。山东之地,呼保义宋江名气最大,可惜是官府中人。还有一人,较之宋江、晁盖之流更为合适。只是公孙胜一无机会结识,再者那人势大,自有一群老兄弟。怕事成之后没了自己位置,这就要尴尬。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听得公孙胜言语,王伦笑道:“陈真人道家大贤,颇多奇事流传,自是听过!”

    “清月教主曾有八句偈语警世!”公孙胜笑将拂尘一挥,道:“‘今教封禅,五十有难。因灾求禳,又添四战。今走妖魔,百年凶犯。山出群星,除祸平乱。’这便是陈真人所作警世之言。”

    联想到先前公孙胜在茶楼里讲的伏魔殿群妖出世,王伦暗道他怕不要借此说事!

    偈言所讲何意,王伦却装作听的不甚明白,就问道:“陈真人道心深广,在下愚笨,难悟偈语个中玄妙,还请先生解说。”

    公孙胜道:“此偈要讲分明,却不得不提提起一件旧事,阁下可知本朝真宗天子封禅之事?”

    “却是听人说起过。不过年岁太过久远,只知大概。说是天降祥瑞,神人梦中传话,教真宗天子岱岳封禅。”这事王伦也知道,宋真宗泰山封禅,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封禅大典,也是引起争议最大的一次。王伦道:“怎地?莫非道长所说偈语,和这件故事有关?”

    公孙胜答道:“正是有莫大干系!”随即又问出一番话来,“那当时朝中有五贼横行,想必你也有听闻吧?”

    王伦道:“自是知晓。那王旦、王钦若五人钻研经营,善谋机心,最会逢迎上意。当初封禅之事,便实出他等之手。”

    公孙胜接口道:“他们五人,实乃五方瘟鬼转世,就是为败坏人心,祸乱朝纲而来。”

    王旦、王钦若虽然有些小节问题,但是都有宰相之才,王伦还是第一次见人如此贬低。那边本在专心吃酒的广惠、马灵此时也细心听了起来。

    “我只知道南唐陈觉、冯延已、冯延鲁、查文徽、魏岑等五个邪佞之人,有五鬼之称。不想今日从道长这里才知王相公几人来历,果真是玄妙!”

    公孙胜也是一笑,遂又道:“你可知,现今又有六魔在世?”

    六魔想必就是蔡京、朱勔、童贯等六贼了。当下公孙胜就将当年王相公闲游泰山,天玄洞天放走六魔之事详说了,却好似洪太尉私方妖魔一般。

    王伦听完这一段,笑道:“道长却说的好故事。那位王相公诸事凑巧,遇怪呈祥,却是个妙人。”

    公孙胜是一清道人,咬定妖魔之事。“万物以类聚,人皆按群分。凡事皆天数,后果证前因。若不是碰着王相公,又如何叫走了妖魔?”

    王伦闻言作笑,饮了口茶,说道:“因果天数一说,小可不敢妄下结论。自古都说邪不胜正,在下更觉此言是为正理。如今六贼猖獗,恐怕也难逃凄惨下场。”

    王伦是知道在原时空,宋江、吴用、公孙胜假称天书之事的。只是排座次假称的碑文,说是天授,公孙胜竟然也不认识,要道人何清辨识。也许是因为公孙胜是星宿之一,不好解说。

    公孙胜见王伦不信,便道:“正是当年封禅之时,清月教主陈真人察悟天地机密,作了那八句偈语,讲说几件事情,其中因果牵连,甚为厉害。后来果然就有事情发生,也都一一应验!”

    看出公孙胜要用神鬼之说说服自己,王伦开口道:“这神鬼之说,向来虚无缥缈,远离我等凡俗,真假皆不得辨。道长身在道门,倒是近水楼台,能知许多机密事情。”

    公孙胜听了,笑着轻挥拂尘,望向外面,说道:“世人羡慕山林间的自在安逸,贫道却更向往江湖上的侠行义举。”

    就是公孙胜不说,王伦也知道。“原来先生想做个游戏红尘的快活散仙,倒真是难得!”

    公孙胜未接话,而是看着王伦反问道:“你可知贫道为何和你说这许多旧事?”

    王伦虽然心有猜测,但是佯装不知,说道:“先生道学玄妙莫测,在下却猜不得先生用意。”

    公孙胜警惕的看了看左右,发现无人注意,小声道:“这天地万物,皆循正理而行。一来奸邪横行,合当星君出世;二者天下将乱,明主已生,要有贤臣辅助;贫道说这些,便是要告诉阁下,天降众星君,正是教他们来扫荡群邪,你就是其中一个!”

    广惠听了许久,等了眼睛看着王伦,说道:“哈!哥哥竟然是天上的星君。”这一声惹得王伦一个白眼,马灵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便不说话。

    王伦沉默些许,开口道:“就依先生所言,那又怎样?”

    公孙胜顺口道:“既然是那众星君其中之一,便要顺天而行,此乃天数!”

    王伦闻言,笑道:“先生谈天说地,道鬼讲神,原来在这里等着,先生倒真是卖得好玄虚!”

    公孙胜见听,十分自信说道:“想贫道自习得星术相学,与人测算,倒也不曾有差。”他断定王伦是有案子在身的,身旁又有广惠、马灵两人,怕是不甘寂寞的。只需言语说动,拉拢三位好汉,正好做过一场大事。

    王伦看公孙胜好似胜券在握,淡然道:“先生你就不怕我去官府具告?”

    公孙胜料定王伦是试探自己,笑道:“阁下若想擒拿贫道去官府里伏法,也就不会和贫道聊这许久。”

    见得如此,王伦放下茶杯,反问公孙胜道:“我若此时告诉道长姓名,道长可有兴趣听?”

    “倒要请教!”公孙胜一拱手道。

    王伦随即用手蘸了茶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写了名字。

    公孙胜先见了一个“王”字便不自觉了,等看第二字正是“伦”时,汗如雨下。

    王伦!本不想找这人,不想这人就在眼前,还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的!自己当真无缘识得真仙面,这可如何是好!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txtjiaa
TXT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