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txt之家 > 玄幻魔法 > 水浒大寨主 > 正文 第一一二章阎婆母女

《水浒大寨主》正文 第一一二章阎婆母女

    给雷横、朱仝吃了定心丸,宋江猛地干了自己杯中的酒,说道:“梁山不除,济州永无宁日,我宋江虽然为一区区小吏,但亦是心存忠义。抓了这几个强人,此便是我等的进身之阶。”

    能抓住王伦几人,剿灭梁山最好。若是不能,自己寻个机会放走王伦几人,那也是天大恩情。还不怕他王伦入觳!宋江心道。

    雷横被宋江勾起了兴致,眼睛发亮。朱仝也正襟危坐,只把眼睛看着宋江。

    “凭着两位兄弟,抓住几个贼人容易。等破了梁山,我等兄弟还不飞黄腾达,到时清除圣上身边的奸佞小人,光宗耀祖……”宋江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竟是喊了出来。

    雷横被宋江诱惑的也是满面通红,激动不已。他是个大孝子,家中还有一个年迈的老娘。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上大官,让自己的老娘享享清福,安享晚年。宋江这么一说正好说道他的心缝里去了。

    旁边的朱仝倒是没有宋江、雷横两个人那么激动,反倒是有些担心。梁山离郓城县非常近,知晓如今的梁山兵强马壮,人才济济。更有八百里水泊这个天然的屏障,哪是那么容易就剿灭的。

    同时梁山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左近都说一个好字。朱仝倒是不想跟梁山为敌,只是迫于自己官身,还有宋江的情义。

    宋江一看朱仝没有说话,拿起酒壶给朱仝倒了一杯酒。“朱仝兄弟怎地不说话,可是还有什么疑虑之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兄弟一身能耐,也不想一辈子窝在这郓城县做一辈子小小的都头吧?”

    这朱仝的本领还在雷横之上,尤其是熟读兵书。别人不知,但是宋江却知道这个美髯公乃是一员文武双全的大将,要想成大事就必须将他拉拢到自己的麾下。

    “是呀,哥哥!就凭你我兄弟这一身的武艺,在战场之上厮杀出个功名来,光宗耀祖,那多快活。”一旁的雷横也是一脸兴奋的劝朱仝。

    见两人如此,朱仝哪能拒绝,当下便说道:“我等兄弟义字当先,这次行事也算我一个!”

    宋江听了高兴万分,连连劝酒,又与朱仝、雷横计议一阵。

    三人在酒楼包间里商量着,突然听得外面街道之上一阵吵闹的声音。

    被搅了兴致,雷横把眼睛一瞪,道:“外面怎地如此的吵闹,扰了老爷心情质。”当下便要起身出去。

    宋江、朱仝二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当下宋江便说道:“雷横兄弟且慢,我等已然吃完,同去看看便是。”

    说完,三人起身出了包间,到了大厅,宋江将饭钱付了。闹事的地方就在酒楼旁边的大街上,周围看热闹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宋江三人来到人群近前,雷横把眼睛一立,大喝一声,道:“都闪开,都闪开。”

    周围的人一看是宋押司和两位都头,自然是惹不起,当下便给三人闪出了一条道路,宋江三人顺着道路走了过去。

    过了人群,便看见一个少女头插稻草跪在路边,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婆婆在那里哭,看模样是那个少女的娘。宋江打眼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插草卖女。

    但见那少女花容袅娜,玉质娉婷。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金莲窄窄,湘裙微露不胜情:玉笋纤纤,翠袖半笼无限意。虽是荆钗布衣,但也极为标致。就是宋江久不近女色,看了也觉心动。

    朱仝走了过去,问道:“大娘,家里莫不是出了什么祸事,怎地在这里将女儿给卖了?”

    那老婆子认得朱仝,宋江三人,当下边止住了眼泪,说道:“老婆子也是没有办法呀,自家的女儿那可是俺的亲生骨肉,要不是是在没辙了,如何买得女儿。”

    当下老婆子将事情的本末说了出来。

    原来一家儿从东京来,不是这里人家,嫡亲三口儿。夫主阎公,有个女儿婆惜。他那阎公平昔是个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

    三口儿因来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流落在这郓城县。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在这县后一个僻静巷内权住。昨日他的家公因害时疫死了,这阎婆无钱津送,没做道理处,只得在这大街之上卖身葬父。

    朱仝身后的宋江听了,走了过来,将那少女头上的稻草拔去,又将她扶起。从怀里掏出二十两银子出来,送到了阎婆的手里,说道:“我这里还有点银子,你母女二人便拿去葬了阎公,剩下的钱找了差事过活。”

    这街上聚集了好几十人,又有朱仝、雷横两人在场,正是收买人心的好机会!

    “恩人呐……!”那阎婆哪里见过如此多的银子。当下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跟那阎婆惜一起朝着宋江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的磕头谢恩。

    一旁人看了也都道。“宋押司当真仗义!”

    “真真及时雨啊!”

    宋江哪里让她们跪下,当下连忙扶起阎婆母子,又安慰了几句。朱仝、雷横见宋江出了银子,也各自掏了五两。

    因为大事已经商量好,宋江便回了。朱仝、雷横也各自去安排。

    那阎婆看着宋江离去的背影,不住跟女儿阎婆惜念叨。“这宋押司当真是大人物,出手恁地阔绰!”

    阎婆惜看着宋江离去的方向,也是一阵出神。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没来一红。

    ~~~~~~~~~~~~~~~~~~~~~~~~~~~~~~~~~~~~~~~~~~~~~~~~~~~~~~~~~~~~~~~~~~~~~~~~~~

    郓城县,西城一处小酒肆,洪涛与洪波两兄弟悄悄聚在一处。

    “兄弟,我让你查的人找到了没有?”

    听得哥哥动问,洪波答道:“还没有,不过方才来时我却见宋押司与雷、朱两位都头在一起!”

    洪涛那日替宋江给雷横、朱仝传话,因而知晓王伦就在郓城。想起自己流落至此,就是王伦所致,因而一心报复。

    “那看来宋押司怕也要拿这人作伐!无论怎样,定不叫他或者回梁山去!”洪涛恨声道。

    酒肆中,赵小六刚刚走到门外,听了这一句,遍体生寒。

    (最近期末也,比较忙!抱歉!同时感谢大家支持!)